青岚雪

喜欢写文和画画,但是成品停留在摸鱼等级......
湾家人,更新频率大概是週更......
头像和封面取自@师絵太太的作品

【苏沐橙生贺】【苏沐橙中心向】雪花

文不对题系列,笔渣,起名废,ooc预警,短小预警,私设如山,意识流,各种菜。

原著向,时间十一赛季常规赛,微叶橙,自认亲情友情向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“哒喀……唰唰唰——”对战室里键盘一按,鼠标拖动,屏幕上亮起了眩目的白光,对手的生命条一滑到底。

 

 

金翼搧动,金色“荣耀”大字彷佛要冲破屏幕,屋外的场馆里,全息投影开始消退,站在场上的,是一名身材曼妙,长发飘飘的枪炮师,数个身位格外,卫星射线的白光消融,身穿重甲的狂剑士倒下。

 

 

第十一赛季,第二十九轮常规赛,兴欣主场对阵义斩,个人赛第三场,沐雨橙风对阵再睡一夏,沐雨橙风以满血量获胜,这赫然是一个完胜。

 

 

血量并不能证明什么,毕竟在这种近战对远程的悬殊对决中,双方血量大幅度交换,出现这种高血量获胜的情况十分寻常,但完胜,便意味着不但没有任何失误,更是双方气质的一种体现。但无论如何,苏沐橙这场打的非常漂亮,这是无庸置疑的,场中,掌声如雷。

 

 

比赛房中,苏沐橙摘下了耳机,双手做着简单的手操,长发随着靠后的身体散落在椅背。这场比赛他虽然没有什么失误,却同样赢的不轻松。

 

 

至于苏沐橙以一队之长出战个人赛,无非是因为队手是义斩,义斩整体实力中游,唯一大神级的孙哲平也不常在擂台赛出战,留一个方锐压阵,在主场作战的情况下并不会有什么悬念。

 

 

十一赛季,叶修退役。失去核心的兴欣整体实力严重下滑,虽说不至于向当初的嘉世一般一落千丈,这个赛季却也冲击季后赛无望。赛季后段处于这么一个不上不下的局面,也只能是放眼明年,这种情况下,包子甚至时不时拿名义上登记于战队的君莫笑出来耍耍。

 

 

苏沐橙起身,推开了门朝外走去,掌声又是达到一个新高点,走道上,刚刚隐没了此次击败的对手。

 

 

她微笑着向主场粉丝挥手,走下了走道,神思惘然间倒是想起了两年前。

 

 

两年前的那场比赛,她出来时场内是困惑和死寂,而她不管不顾观众,做出了那时最想做的事。而此刻,她被观众的掌声簇拥,走向了同一个地方。

 

 

红,一样是跳动的鲜红色,两年间却恍若隔世。

 

 

从努力学习,到继承账号;从辅佐核心,到输出主力,这是她一生所经历的,如今,她更要一间挑起队长之责,身旁的依靠早悄然卸下荣光,而她也在指尖不住的跳跃中成长。

 

 

两年前,面对同样的对手,她也胜了,那时的再睡一夏虽然法力有耗损,但击杀角色是没有问题的,当年的再睡一夏,顶着火力线冲了过来。而如今角色进了义斩战队,再睡一夏身上也多了几件银装,但不变的是,他依然顶着重火力冲着,但他这次要面对的,是雪花火力线。

 

 

别看苏沐橙以稳定的节奏和高爆发击杀了对手,要是她让再睡一夏攻击到了,哪怕一剑,都会被限制住,但是她终究是将对手控制在了自己的火力范围内,与两年前一样的白色光柱澎湃自空中落下,结束了战斗。

 

 

随后的擂台战毫无冷门的被拿下了,海无量要面对的是半血的斩楼兰,最后以73%的血量获胜。

 

 

而剩下的,便是极为重要的团队战。面对这个最需要重建的项目,兴欣没有保留,沐雨橙风,海无量,寒烟柔,一寸灰,小手冰凉,包子入侵第六人,是本赛季兴欣最常使用的组合。走在最前头的苏沐橙昂首挺胸,美目盛着笑意,朝观众席某个方向看了一眼。

 

 

那个方向,一名戴着口罩,穿着卫衣的男人,骄傲的笑着。

 

 

三年前,他能走出嘉世的大门,以似乎是职涯残烛的26岁向她若无其事的说着“休息一年,然后回来。”,而他做到了,他拉拔起了一支全新的战队,从网游,从一个1级的角色练起,他做到了。而如今,自己只不过是要将一个成绩下滑的战队重新撑起罢了,有什么理由做不到?

 

 

第十一赛季,第二十九轮常规赛,兴欣主场对阵义斩,9:1,兴欣获胜。

 

 

有什么变了?苏沐橙手心接着天上飘落的雪花,她想起了那被喻为雪花的火力线,轻轻笑了起来,身旁是心情颇佳的队员,变的是我们的实力,变的是我们的心灵。

 

 

而又有什么是不变的呢?苏沐橙笑着,对面的兴欣网吧红色招牌映亮了落雪,玻璃门前,一名男人刚刚抬脚走了进去。

 

 

-END-


【极夜流星/喻黄】盛放

笔渣,起名废,ooc预警,短小预警,私设如山,意识流,各种菜。

0210,4点:世

古风江湖paro,名门子弟喻x江湖浪子黄(不重要

 

 

 

 

 

天色初霁,红叶漫天。岭南的冬天弥漫着秋意,似乎是草木裹紧了秋,以迎来那凉冬,直到春来,才在东风的催促中褪下红叶,杏花微雨点点滋润新绿的嫩芽,轻轻洗净风尘的红叶,落作春泥,愿再成秋时黄叶。

 

 

岭南道上车马络绎,元宵回乡团圆的游子纷纷返家,道旁草木不时被车驾带得窸窣摇曳,而来往纵横行人之间,有一翩翩少年乘马揽缰,虽着溪山派之服色,却颇有飘飘出尘之态,令人瞧来似乎并非这江湖中人。

 

 

只看他腰下跨着一匹雪蹄青骢马,天青色的长衣与青白色的马儿交相辉映,白皙的面容上是一双溢着笑意的桃花眼,浅笑着的薄唇,顶上墨发轻拢成冠,发尾散于肩上,随春风轻拂不时扬起,腰间玉带斜插着一支绿竹笛,雪白的穗子随着马身上下轻飘,直是陌上人如玉,公子世无双。

 

 

不少和他同道的车架都掀起了布帘,一张张精致的脸蛋隔着铮琮作响的珠帘朝外望着,看他扫过一眼,目光一看那眸中潋滟遇上,小脸便涨得绯红,羞怯的别开了眼。

 

 

喻文州轻勒着马,眼光流转,前几日上他本是要回溪山派过元宵,度生辰的,却因道上见不过一桩案子而插手其中,这就误了回派的时间,他索性传了只飞鸽,就这么按辔徐行起来。一路上风光倒也无限,就是总感觉缺了什么。

 

 

照理说,他不应该感觉如此,动身前行囊盘缠都已备妥,兵器配饰也无漏网,何来缺漏一说……配饰?他看向腰间竹笛一旁的镶金镂雕汉白玉佩,金箔反着朝阳,刺进了他的眼眸,像是某种东西,微微搔着他的心底。

 

 

喻文州本是不带这种花哨的缀饰的。

 

 

他瞧着这莹白透亮的玉佩,再凝神细思。这身遭的嫩绿草木,铺地红叶,晶莹雨露,华朴车马,却似缺着一抹开朗;沙沙风起,啁啾虫鸟,滴答水珠,呕哑车行,然如少了一片言笑。

 

 

他想着,一个轮廓逐渐在脑海里明晰;他笑了,双眼流波寻找到了旧游的小道。喻文州一提缰,青骢马雪蹄翻起,转头向道旁小径行去。他抛下背后无数的轻轻叹息,径自往林间策马。

 

 

马儿雪蹄翻飞,得得小跑,行了二里许,小径的尽处是一片平地,布着大大小小的土块。喻文州下马,将马儿系在树上,转身走入土地之中。出乎意料之外的,地上浓烟密布,他拂袖前行,烟的里头,是一座土块堆成的小塔,塔里火舌漫溢,却渐渐有熄灭的势头。

 

 

喻文州一楞,伸手碰了下土块,虽烫手,但是湿的。夜里刚下过雨,土块自然干不起来,柴倒是干的,大抵是前几天先拣起存放的干柴,他看着火势愈来愈小,也不知这土窑的主人去了哪里,便伸脚勾了一旁的木柴入窑,心里暗叹这主人也真倔,明知湿土不好烧,也硬要炕窑,想着,他笑了起来,笑得开怀,全不在意浓烟熏体,也不在意湿泥脏足。

 

 

他就这样守着这窑过了个时辰,日渐中天,就是这林子中也被春天雨后的骄阳晒的有些燥热。那柴火倒也足,此时土块已被吞吐火舌烧得黑中透红,周遭景物都被热气带的扭曲起来。

 

 

就在此时,忽闻林间草动,沙沙长草交错中不时混杂了几声鸡鸣,他转身,如今身旁已不再雾气缭绕,他清楚地瞧见一名少年褐色长发束起,发束飘在空中,一身黄麻衣裤,腰间带着三尺青锋,手上提着几只大公鸡,背上是一包袱的面饼,正开怀笑着,他的笑容比草木勃发,比虫鸟肆意,比雨露纯净,比那路上往来之人都要美丽。

 

 

“少天,又偷了哪家的公鸡?”喻文州开口,那边厢黄少天已经跑近,话匣子一开“还不是那张员外家的!元宵刚过,家里能剩鸡的也只有他了,听镇上人说他还在找那个金镂白玉佩呢!唉呀文州我就知道你会来,前两天我才在前道上听到你灭了那寨,我寻思着你生辰应该会过来瞧瞧,这不!不过昨夜那雨下的,害今日的窑烟到处都是,又脏了你的衣裳了!”

 

他一边说,一边给鸡裹上了湿泥,处理了面饼,从脚旁拿了根湿木棍挑出柴火,就把食物塞了进去,抬脚踢倒了窑,一串动作不过一炷香光景便一气呵成。两人一面闲话家常,一面将土堆压实,压密了后,便坐在草堆上聊起了天。

 

 

几个月前,喻文州在道上遇了一桩匪案,剿匪途中他邂逅了黄少天,途中他俩谈笑甚欢,黄少天将他前几日顺走的玉佩手一翻就给了喻文州。那天是艳阳高照的天,日近午时,两人都有些饿了,黄少天对这一带挺熟悉,当下就拐入小道,堆起窑来。让喻文州看着柴火,他便偷了邻村人两只鸡。喻文州倒也没说什么,他也是杀过人的,不至于拘泥于几只鸡,况且黄少天偷的那是富户,也不缺那几只。

 

 

光阴匆匆,一年毫不留情的奔流入海,回忆却珍而重之的堆积在了河床上。

 

 

两人一聚,便似有聊不完的话,谈笑之间也过去了一个时辰,取出鸡只面饼,撕开夹了就吃,黄少天是无所谓,喻文州也不在意一点油腻,一边吃,两人还在聊着。风卷云残之后,话题也没断,两人渐渐聊到了这次喻文州道上的案。

 

 

那是走在生死之间的经历。

 

 

“少天,”他说“你不觉得,人生在世,就似这座土窑。幼时扎根练功夫,越长大越细腻,年少时的干柴烈火,成熟时的慢火细煨。这一切为的什么?是不是只为了那出窑的食物?是不是只为了临死之际那一串回忆?我似乎还没烧过,但我看到了。我很开心,那里面全是你。”“噗,我想我的也全是你,那一定非常美丽!”“是啊,为了你的人生更多美丽,我还是出来了。”“好不害臊!怎么不说是让你的人生更多美丽呢!”黄少天笑了,所谓的爱情便是这样吗?我填补着你,你完美了我。他看向喻文州,眼光相触,两人眼里都是满溢的笑。

 

 

喻文州骑在马上,自小径转出,缓缓前行,马儿一步一步走着,这路却再不缺了什么,他耳旁是黄少天欢颜阵阵,心上是黄少天明媚开朗,一路上,是并肩徐行。

 

 

-END-

 


【极夜流星/喻黄】初绽

文不对题系列,笔渣,起名废,私设如山,ooc预警,沙雕预警,各种菜。

0208,3点:生

 

 

 

 

 

“嗨,文州。”清亮的声音在相思林中穿透叶缝,喻文州回头,黄少天略喘着气,抬头对他笑着,他的笑容像是明亮的太阳,即便是在阴凉的树林中,仍散发着万丈光芒,让他的世界鲜艳多彩了起来。看着黄少天挂在脸上那如朝阳明媚的大大笑容,他也笑了,浅浅微笑,却藏不住欢愉。像是他们都懂些甚么,两个少年牵起了手,走出相思之间。

 

 

那是十五岁的春夏。

 

 

二月初,喻文州踏着春寒料峭步入校门,大门口的人流稀稀拉拉的,不为甚么,只因为根本还没开学。没办法,初三生不配拥有寒假,这年春节来的早,于是学校让春假放了个满。春节一过,中考战士便被征召入校,一点也不带人情的。

 

 

其实这寒假期间他也没少进校门,身为学生会主席,要处理的事可不只一星半点,用计算机,开会,拿数据......诸如此类的事情太多了,但除了公事,半个寒假里学校倒是挺安宁,没爆什么轰动的新闻。

 

 

而今天,他一进门,便有几个八卦的女生围了上来,打了招呼,也根本没给喻文州客气的时间,便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。这群围上来的,全是脸皮稍厚一些的,说起话来哪还会推来推去?

 

 

“欸文州!听说学校里头转来了个大帅哥!”一个学生会的姑娘说着“就是,小泠才刚从他班上回来欸,咱们可是有人证的!小泠,你说帅不帅?”一个隔壁班的接口,她身旁被唤作小泠的女孩双眼放光,激动的叫着“帅!可帅了!他来的早,我和小宇她们一听到消息就去了,坐在位置上看着手机呢!那帅的,我都想嫁了!”“现在就喊想嫁会不会太早!小宇怎么会和妳去?她不是早就……”学生会的姑娘偷看了喻文州一眼,越说越小声,不过旁边的女孩子很快地打了岔“小宇被我和小泠拖去的,别多嘴!”说着说着话题又被扯远了。

 

 

喻文州此时颇为尴尬,女孩子已经自顾自聊起来了,可还是合围的阵式,他进也不是,退也不行,这时有个女生叫了出来“什么?妳说他转到一班去了?阿珣阿雪!真的吗?”“就是为的这个才来找文州呀,谁让阿珣一上来就给歪了题!”被点到的女孩子之一开口,没好气地说着。

 

 

喻文州略为讶异,一班,也就是他和那两名女孩子在的班,可是菁英班,冲着省重点考的,初三居然可以转入菁英班,他们这菁英班严格归严格,但人数固定,且不轻易踢人。喻文州作为班长,看过了班上同学的成绩,并没有人掉下去。在这种情况下他居然可以挤进菁英班,绝非易与。

 

 

说着说着,妹子们终于想到快早修了,簇拥着喻文州上楼,沿路的男生各种羡慕嫉妒恨,但也是习惯了,在肚里腹诽几句,也没啥状况。女孩们一边走着一边还不忘八卦那个转学生,直到了三年一班门外。

 

 

喻文州走进班内,四下一望,果然看到一个不是原本班上的学生。也不枉那么多姑娘一个劲地夸他,那脸蛋长得确实好看:一头褐色的短发,在阳光下显得柔软,应该是天生的,瞳孔也是咖啡色的,睫毛不长,但很密,一双斜飞的眉,看起来有几分英气,白净的瓜子脸,匀称修长的体型,的确是女生们心目中的理想型。

 

 

“当——当——当——当——”新学期的钟声,哦不,寒辅的钟声敲起,喻文州走上讲台,对着全班说道“各位同学早,这半小时是早自修,请各位复习功课,手机请放到教室前的布袋里。另外,想必大家也看到了,这学期我们有一名新同学,非常遗憾的,作为学生会主席,我也没有收到消息,只能请这位同学上来自我介绍了。我是这个班的班长,叫喻文州,待会会给你一张名条,希望有助于你认识班上同学。”喻文州这些话,有大半是对着那转学生说的,转学生点了下头,走上台的时候顺道将手机放到了布袋的最后一格。

 

 

“哒!”粉笔放在了板沟上,黑板上是龙飞凤舞的“黄少天”三个字,转学生开口,霎时,所有人晕了。他们预感到,班上以后,会十分的“热闹”:“大家好!我叫黄少天,大家叫我黄少就可以了,我从XX初中转来的,兴趣是聊天,手机游戏和打球,各种游戏都喜欢玩,转来是因为父亲的工作原因,唉那个也不是咱可以控制的不是?进来考了一下试,就这么胡里胡涂的被分到这里来了,看来倒是个读书的好地方,我父亲可以开心了,我在XX初中没有学生会,没想到这里有啊?初三了还可不可以加入?听着挺好玩的!……”于是就这样,这黄少天到也没把早自修全给讲完,七分钟后,喻文州走上了讲台。

 

 

他将黑板上的字擦掉,答道“这位黄少天同学,非常遗憾的,身为学生会主席,我可以非常负责任地说,初三生的申请我们会排在最后处理,多方面评估不会影响成绩后才能加入,至于我们,留下来也是经过评估的,工作量也会是最少的。你可以试着提交申请,会由部门的人去处理。”一顿,接着交代了一些班上事务,也就任由大家去自修了。

 

 

过了一周的寒辅,班上人都和黄少天混熟了,就冲着那性子和那脸,不论男女都愿意和他打交道,班上时不时便能听见他那明朗的少年嗓音,这天开学,三年一班转来一个大帅哥的消息如水银泻地般朝学弟妹涌去,不少学妹抱了团在窗外斜眼看着,看黄少天的同时,也顺道瞄了喻文州几眼。现下是有个新的来了,喻文州还是一样没变呢!

 

 

开了学,学生会加入申请的窗口也开启了,喻文州和黄少天说了一声后,隔天便瞧见了他的申请,在处理初一初二生的申请时,部门有意无意的空下了一个位置,把黄少天给加了进去。原因无他,黄少天的成绩没话说,原来班上是喻文州和那个被称作阿雪的姑娘争第一,他一来便掺进了这战团,摘鳌头的次数还不少。他的体育更是好的没话说,前二者的弱项,他也发挥得非常好,球场上杀进杀出,颇有一挑五的气势。据小道消息,他的手机游戏也是全服非克金玩家的佼佼者。这样有课余时间的人,学生会从来是鲜少拒绝的。

 

 

黄少天成功的进了学生会,工作量还不小,开学当天,学校论坛就炸了。

 

1L(楼主)秋叶起起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

啊啊啊啊啊啊,今天听学妹说的,咱母校来了个帅哥??爆照!!

 

2L比起和帅哥谈恋爱我更喜欢看帅哥和帅哥谈恋爱

顶帖!同求照!

 

3L本体是六出之飞花心如缭绕的云雾

[黄少天.jpg]图片支持!我是一班的,他和文州走好近啊!

 

4L咕咕咕咕咕咕咕咕辞安

真的!!!我也在学生会,主席和新进同学走这么近正常吗!!!不正常!我不要妳觉得我要我觉得!∠( ᐛ 」∠)_[并肩.jpg]

 

5L我cp的按头小分队队长

终于轮到我这个资深腐女出场了吗?他们根本天生绝配好吗!!我是二年五班的,那些去看他们的都是电灯泡!我不管!

 

6L索克萨尔

……

 

7L是小枫子不是小疯子

姊妹们快看!楼上捕获文州一只!!!!!

 

8L本体是六出之飞花心如缭绕的云雾

……文州我错了但是这对真的好好吃让我嗑一生。

 

9L咕咕咕咕咕咕咕咕辞安

……文州我错了但是这对真的好好吃让我嗑一生。

 

10L我cp的按头小分队队长

……文州我错了但是这对真的好好吃让我嗑一生。

 

11L夜雨声烦但夜雨声烦不烦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

12L凌云之志

来晚了!当事人都在啊!!容我嗑一下吧!

 

13L(楼主) 秋叶起起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落

?我就上了个厕所这楼歪的???

 

14L比起和帅哥谈恋爱我更喜欢看帅哥和帅哥谈恋爱

放弃正楼,另外看看我名字。

 

15L索克萨尔

@本体是六出之飞花心如缭绕的云雾 妳的文宣图宣好了?

@咕咕咕咕咕咕咕咕辞安 妳的BGM OK了?

@我cp的按头小分队队长 妳的场地物色好了?

@凌云之志 你的后勤工作完成了?

@夜雨声烦但夜雨声烦不烦 少天,论坛是全学校最乱的地方,没事别来。

 

16L本体是六出之飞花心如缭绕的云雾

文州我错了但是黄少的流程表也还没好啊——

 

17L咕咕咕咕咕咕咕咕辞安

文州我错了但是黄少的流程表也还没好啊——

 

18L我cp的按头小分队队长

文州我错了但是黄少的流程表也还没好啊——

 

19L凌云之志

文州我错了但是黄少的流程表也还没好啊——

 

20L夜雨声烦但夜雨声烦不烦

说什么呢妳们!!!我早好了都给文州了!!!!!

 

21L程沐宇宙尽在指掌

最好,明明在赶着呢。

 

22L夜雨声烦但夜雨声烦不烦

靠啊!!!来单挑!!!

 

 

确实,喻文州和黄少天在学校里走的非同寻常的近,但他俩都没当什么,只当是同性之间投缘的兄弟情,就算意识到了些什么,也只当是年少不懂事,胡思乱想过了头。

 

 

他们渐渐成长,经过一次次考试的淬炼,两个成绩相近的伙伴总是能互相激励彼此,情渐渐的萌芽,渐渐的,他们都了解了,但没有人愿意在中考前夕闹出什么篓子,于是他们隔着一层窗户纸,但那窗纸似乎不是窗纸,而是一层窗户。透明得无可救药,却又坚固得无坚不摧。他们只是勾指起誓,企盼能上同一所高中,并隔着窗户相望,没有人说什么,但却没有人不知道什么。

 

 

但他们最终并没有考上一间高中。

 

 

中考当天,喻文州在考场因病重止不住的咳,被扣了总分。尽管成绩再优异,也终究是与省重点错过了。

 

 

三年之间,两人仍保持着讯息的往来,这些年,他们以另一种方式坚定着彼此的感情。他们开始反思,这段感情值得如此吗?这段感情有那么重要吗?高中的三年时光,是少年褪去青涩之时,这情愫,就随着他们成长而成长,根深蒂固,无法拔除。

 

 

但是无论从哪个角度出发,答案都是唯一的,也是他们坚信的:有。

 

 

他们找到了窗户的锁头,并且轻轻开启,这才发现,隔着玻璃,不管看得再清晰,也终比不过这样得毫无滞窒。

 

 

于是这个初秋,他们成功在同一所大学相遇,能轻易的碰触到身边的人,他们笑着,笑得开心,就连相思林也为他们沙沙作响。

 

-END-

呃啊极限赶稿,应该会修的。



【喻黄/活动终宣】极夜流星·喻黄日+文州生贺

咕咕咕咕——(被打)

雏夏倾心—夏初倾:



 



  • 愿我如星君如月,夜夜流光相皎洁。



  • 他们终会站在巅峰高举奖杯。我们期待着这个时刻的到来,一刻也不松懈直到最后,因为我们深知属于蓝雨的夏天马上就会来临。



  • 他们是极夜里划过的流星,满载光辉无比耀眼,何曾黯淡过?







2020.2.8及2020.2.10 48H活动即将开启。



  • 活动tag:极夜流星



  • 由于海报很早就完成,有位老师临时退出企划,所以海报名字没有修改,调整的时间点为2.8四点整,2.10十二点整。





2.8


【00:00】 @自己骺死自己的字典典典 


【01:00】 @苏怿 


【02:00】 @非主流道系马猴烧酒 


【03:00】 @青岚雪 


【04:00】 @卫祁 


【05:00】 @白柯 


【06:00】 @橘生淮南。 


【07:00】 @念景萧 


【08:00】 @喻子凉每天都在闭关. 


【09:00】 @每天一杯奶茶! 


【10:00】 @雏夏倾心—夏初倾 


【11:00】 @燕歌行 


【12:00】 @画染九天真的话多 


【13:00】 @thousand 


【14:00】 @妍北_北极辰安否 


【15:00】 @文祈-温情 


【16:00】 @似朝朝. 


【17:00】 @凉九 


【18:00】 @池祎 


【19:00】 @洛念川&周思安/我有樱桃毕罗了呜呜呜呜呜 


【20:00】 @月下孤州夜雨绵 


【21:00】 @夏夏夏川 


【22:00】 @生成 


【23:00】 @罪恶冥火 






2.10


【00:00】 @thousand 


【01:00】 @瑾词 


【02:00】 @贫儿 


【03:00】 @有野不野(安有野) 


【04:00】 @青岚雪 


【05:00】 @寒江月 


【06:00】 @妖精不读童话 


【07:00】 @子钦 


【08:00】 @喻子凉每天都在闭关. 


【09:00】 @橘生淮南。 


【10:00】 @暮然离兮 


【11:00】 @长乐无忧 


【12:00】 @临渊 


【13:00】 @雏夏倾心—夏初倾 


【14:00】 @夏夏夏川 


【15:00】 @文祈-温情 


【16:00】 @似朝朝. 


【17:00】 @泊灯 


【18:00】 @米且 


【19:00】 @首夏犹清和 


【20:00】 @青与 


【21:00】 @火中取勺——准备学测长弧中 


【22:00】 @贝尔芬格 


【23:00】 @池祎 






彩蛋:


 @忆及 


 @隔岸观火 


 @江下亭午_ 








  • 感谢所有愿意参与的太太老师们,以及对被我骚扰的老师们表示深深的歉意。(?你还知道被你骚扰)



  • 以及0210支持个人向所以不一定全是喻黄但是0208绝对都是。



  • 如若有太太临时无法交稿,允许先站位后发文。



  • 因为懒得一个个艾特然后直接复制了上次宣传的我(。)







    海报制作:@xw390 

    海报排版:@似朝朝. 

    海报题字:@有野不野(安有野) 


    总策划: @雏夏倾心—夏初倾 

    副策划: @似朝朝. 




【春运高手/未时】连续剧

CP:华秀

半原著向,时间线大概二十赛季左右

 @春运高手企划 

笔渣,起名废,ooc预警,短小预警,私设如山,各种菜。


 

 

 

 

 

春节了。

 

 

喜气?放假?这些都是其次,此时此刻,众人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,票!!!

 

 

不管是甚么票,这时间都得用抢的,换言之,这时候抢的到票的,自然是欢天喜地,普天同庆。

 

 

午后,一列火车缓缓起驶,“喀啦……喀啦……”滚动的轮将车站抛在脑后,一栋栋擎天大楼在窗面上留下残影,愈渐加速的列车中,楚云秀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座位,那是她凭过人手速给抢下来的一个中节靠窗座位,这大过年的,连一个短短两三小时的车票都不好抢,人挤人的把楚云秀累的不轻,终于倒在了舒服的座位上,心情自然是豁然开朗。

 

 

放好了大包小包,楚云秀手一摸包包,掏出蓝牙耳机,抽出了手机。连上了线就点开一部剧,这剧她屯了好几个礼拜了,不是屯粮,实在是太忙了。

 

 

她在第十三赛季退役后,在烟雨里接了个工作,就这么无缝接轨的干了,前一阵子荣耀全面更新至85级,数据片大更动,俱乐部上上下下忙得不可开交,她纵是前任队长也没得偷闲,更何况,她也没想着偷闲,能做的全做了,凡事不遗余力的接着处理,毫无怨言。

 

 

烟雨,永远是她心之所在,相较起来,连续剧这种事,又不是碰上大完结,心情倒也没受甚么影响,就算大完结,当然还是公事为先,是以一直没腾出时间,而这时火车上闲着没事做,正好把剧刷一点去。

 

 

耳机里,悠扬的片头曲刚起了个音,便被拉到了最后的定格,也不是不好听,就是MV太多剧透了,闹心。剧情接着上集播放,男女主角在地铁偶遇,各种粉红泡泡发展快速,女主角睡着了靠到男主角肩上,地铁转弯男主搂住女主云云,尽管狗血滥俗,楚云秀仍是看的津津有味,不知不觉之间列车过了几个站,有人上有人下,楚云秀身旁也换了人,是谁她倒没太在意,她就窝在车窗边,进度条缓缓前行着,像是几分钟间,一集播放完了。

 

 

她抬起头,深了个懒腰,才发现面前的餐桌被拧了下来,一杯她最喜欢的罐装咖啡放在上头。

 

 

她吓了一跳,因为她想着反正不是很久,就订了票价一般的火车,自然是没有提供饮料的,更不用说还是她最喜欢的那种,她左右看看,右手边是窗户,窗外的高楼大厦不知何时已成了倚水而建的楼,窗台上的手机里,影音平台的自动广告已经跑完,她虽有会员,却因为惊吓而没有手动去跳过,她转向另一边,顿时只想找个地缝钻下去。

 

 

左手边,一个瘦小的男生戴着耳机,闭着眼养神,睫毛长长的,脸蛋秀气,浏海有些过长,遮到了眼睑上头,他面前的餐桌紧合,座位前的袋子却塞着一张发票。

 

 

“......草。”楚云秀暗骂,倒不是因为这男生的行为多骚扰,而是因为,熟人就在自己旁边自己却压根没注意到是不是太丢脸了啊???

 

 

也不晓得那男生耳机开多小声,还是根本没开,楚云秀这一声他居然也听到了,他睁开眼睛,笑着“队长好呀。”他说,“……李华你甚么时候学坏的?”楚云秀问,当年那个温润谦恭的烟雨副队兼第一忍者呢?时间还我人来!

 

 

好吧没那么夸张,他还是挺温和的。

 

 

“拜你连续剧陶冶所致。”李华答,楚云秀拉开了咖啡罐上的易拉扣,自然的寒暄“哎呀,最近太忙了没时间刷啊,不准给我剧透啊!”“我也忙啊,况且你一忙就没给我安利了我怎么可能剧透?”李华答“是啊,你也忙。咱上次见面是啥时来着?”“我们见面和忙不忙有关吗?快一年了吧,还是更久?”“记不清了,总有一年。有关吧?你老说忙呀。”楚云秀问着。

 

 

“你说有关便有关呗。”李华说“好小子,学会吊我胃口了啊?从实招来!”楚云秀笑骂道“就我妈呗,总说着没要娶人家女孩子干嘛见面甚么的……”李华的声音越来越小,到最后干脆转过头去了。

 

 

“……”楚云秀沉默了一下,但长久以来看剧练就的场景反应能力让她自然的,也不受控的,非常自然,毫无滞窒的接了下去“那你就娶我啊。”

 

 

诡异的尴尬降临,连楚云秀自己也为了这句不经大脑的话语而羞耻,结果,就听身边的李华,轻轻说“喔。”

 

 

喔!!楚云秀很崩溃,但是脸上依然云淡风轻,九年的记者会还是有用的啊,她突然感慨“剩女亦圣女,我妈应该很开心我有人要了。”她漫不在乎的说着。

 

 

这回是李华崩溃了,虚字答腔没有任何意思啊!!当然脸上依然温润,记者会真的有用啊,他也感叹着。

 

 

尴尬不过五秒钟时间,列车及时的一个加速转弯,差点没把李华甩到楚云秀身上去,他好不容易稳住身子,看向右手边,只见楚云秀一个激灵,伸手抓住了桌上的咖啡,才没让它泼出来。

 

 

一阵忙乱,话题自然而然的被矫正了,家常如“听了甚么歌”“追了甚么剧”“吃了甚么馆”等等,聊的不亦乐乎“对了,说到电视剧……”李华说着“你那个播多久了?”他指着楚云秀的手机问。

 

 

楚云秀回头,才发现自己的手机上,又一集的电视剧片尾曲响起,她居然就这样忽略了耳机里的剧情,直到现在。她关掉了平台,继续天南地北的聊。

 

 

我很喜欢电视剧,但是为了你,我愿将它搁一搁。这样的巧遇,我不知能有几次,但剧里的巧遇,却能让我往复循环。

 

 

 

不知不觉间,列车到站了,楚云秀向李华道别,挥了挥手下车,李华身旁的车位暂时空了下来,不过十几秒,列车门关了起来,他透过隔一个位置的窗户看到楚云秀走进地下道,掩没于人海之中。

 

 

列车继续的开着,水道上多了些菱叶,突然,耳朵里小声放着bgm的耳机响起了特别关心的消息提示。

 

 

楚云秀:你真要我?

 

李华:你要我的话。

 

楚云秀:那成。

 

 

 

楚云秀在车站外的长椅坐下,等着出租车,她收起手机,抬头望向天空。云霞瞬息万变,分分合合,像是环环相扣的剧情,是擦肩而过,抑或比翼双飞?

 

 

你问我为甚么喜欢连续剧?因为人生就是一场连续剧啊,只是我身处其中,却没背过剧本罢了。跌宕起伏,多有意思!

 

 

-END-


【伞修/4时】天堑无涯

 @伞修活动专用墙 

架空朝代神似东周paro,大概就是一个藩镇割据的乱世,中华全幅也和东周相仿,嗯这不重要,这里只会提到嘉世帝国,更准确来说,是嘉世诸侯国时期(好了你不要再废话了



无头无尾小甜饼,文不对题,笔渣,起名废,ooc预警,短小预警,私设如山,各种菜。



烟柳画桥,风帘翠幕,参差十万人家。云树绕堤沙,怒涛卷霜雪,天堑无涯。市列珠玑,户盈罗绮,竞豪奢。



 

除夕之夜,余杭城灯火通明,千家万户妆起点点酡红,像是宅邸里醉酒百姓们的脸庞,而环湖而建的宫城更是如此,嘉世宫城内千万宫灯全笼上了红轻纱,回廊内,拐角中,无不充斥着喜气洋洋,而大摆春酒的禧来轩更是如此,一派歌舞升平中,御花园反而显得寂寥凄清了。



西湖的湖堤旁尚有大片园林,说倚湖而立的宫城其实只有一小部分滨湖,分别是蓉皇后的长春宫和鹞贵妃的漪澜宫,此刻大宴,宫里自然只有几点星火,倒映在湖面上,随着波浪一起一伏,破碎的光点借着静夜的风,缓缓拍在另一个湖岸。


 

另一岸的湖面上,架着一个石拱桥,桥上残霜未消,一人支伞而立,伞尖刮过霜冻的石子桥,有一下没一下的划拉着,迤逦了红光,破碎了星辰,将夜色割破,留下一地的白霜晶亮碎星子。

 

叶修作为护国大将军,本是没资格进这御花园的,但他身手何等利落,春酒大宴之时也无甚侍卫站哨,他翻过了宫墙,三两下便到了这僻静的一角,似乎也不为甚么,就这样赏景,无聊的看着御花园。 



忽然,脑后微有异声响动,咯吱咯吱的,在只有浅浪拍打的静寂中,突兀的很,叶修一旋身,一抬首,便见白花花,亮晶晶一把物事,天女散花般铺天盖地朝他落下,他甩起那把一直提在手里的伞,一撑之下,伞“呼喇”一声开成了一团红焰,伞面上妖冶的朱砂在夜色中滚烫,但随即就被那团雪白物事覆上,如升腾的烈焰忽然凝结般,诡异得美丽。


 

叶修待雪白落尽,收起伞,抖了一抖,白花簌簌落下,却原来只是一把碎冰晶,叶修好笑之余,却也会心来人何者,他头也不回,只是轻斥道“无不无聊?苏沐秋,多大岁数了?”假山那头嘻嘻一笑,跳出一个人来,不系墨发,一身轻装,脸上笑咪咪的踱步向前,回道“今年二十呀,叶将军,又从大宴上逃出来了?”叶修看了他一眼,回道“甚么逃出来,多难听!我这是近日方自边界班师,长途征战力神俱耗,身子微恙抱病在府,怎还出席得了春酒!苏将军,您不出席大宴又是为何?”一番辩驳,脸不红气不喘,正气凛然。

 


苏沐秋哭笑不得,毫不留情地戳破了叶修的冠冕堂皇“别闹了,你身子抱恙?你有病过吗?抱恙的人还不裹袄子在西湖边吹北风?我近日才启程凯旋,还没回朝呢怎能与宴?”“还没回朝?你现在是鬼不成?”叶修驳道“大批军队还没回朝,我一个人又算的了甚么?”苏沐秋答。



我的天下啊,叶修理所当然地想着,嘴上却说道“你也忒残忍了,为满一己之欲留大批部队在京外,他们不用过春节啊?”苏沐秋不答,只是蓦地上前抱住了叶修“说甚么呢,他们想回来得很,脚程慢怪我啊?还在走呢。你都快顾不上自己了还担心别人?”忽然而至的熟悉,让一直没回头的叶修愣了一下,不过须臾间便反应了过来“滚!”他一翻衣袖,荡开了苏沐秋的一只手,苏沐秋一转身,顺势站到了叶修的身旁,手一翻,彷佛是要把身旁人的手溶入骨血。


 

叶修这回倒没说甚么,只是一抹微红在夜色的遮蔽下,不争气地爬上了他的脸颊,而凭苏沐秋那儿时无灯,久暗练就的夜视,又怎能溜得过去?况且,就算没看到,凭他天马行空的思维,也能想象的到。

 

他们并肩站着,偶有一名侍卫走过,却是压根没瞧见他们。西湖仍是那个西湖,天空仍为那个天空,但此刻,身旁之人却好似点亮了星辰,朦胧了波光,传递了对岸的喜气,将一切都鲜活了起来,不为什么,但只有你,能将一样的天下变得不一样。 



安静不过半炷香光景,他们却像经历过了千秋万载,虫鸣,鸟叫,浪涛,风飒……变得无比清晰,纵然山是假造,花是人为,只要你在我身边,这天地便是绝美。 

 


“为何突然想来西湖?”苏沐秋忽然问“咦?不是你说想来?”叶修疑惑道“你有证据吗?”苏沐秋接着疑惑“没有,丢进灯里头烧了。”“我也是。”“所以都没有证据?”“所以都没有证据。”两人面面相觑,一会儿后,又突然像是意识到甚么似的,异口同声的无奈道“这丫头!”

 

这么一说,要想不惊动侍卫也难了,顿时就有几名侍卫齐齐大吼“谁!!”两人更不多言,身形一展,携着手倒纵出去,一跃过了宫墙。他们不怕被瞧见幽会,却怕被瞧见身处御花园中,罪名实在担不起。 



 一过宫墙,身后“膨!”的一声巨响,却原来是子时已过,第一蓬烟花炸上了夜空,这声如清晨的鸡鸣般,顿时间,千家万户燃起了炮仗,火光鲜红,伴着两人落地,三两下甩脱兵卒。



两人走在巷中,不时有孩童放着炮仗,一家子聚着的不在少数,自然也少不了闲言碎语“姗姗,你听说了吗?”“听说什么呀?”“哎呀,前阵子闹得沸沸扬扬的,咱前将军和大将军为龙阳之好那事儿,大王还镇压了消息呢!”“真的呀……”



两人相顾,会心一笑,脸上全是漫不在乎。 


 

两厢情悦,又管他世俗之人作何想?你我并肩,走天涯万里路又有何难?



-END-

新春快乐鸭!初一三更意不意外??

有稿的大家发起来,喻黃迎新年!

字渣见谅,背景图源网络素材,侵删歉。

【喻黄除夕24h-冬日宴|20:10】除夕夜雨

ooc,私设如山,笔渣,起名废,文不对题,短小。



下雨了。



雨点啪啪的打在窗上,大过年的,老天爷却不大赏脸,阵阵夜来的西北雨肆虐着,这可让人伤了脑筋,在家的还好,但对于留在俱乐部加训的黄少天来说,却并非如此了。



他出道不过一个半赛季,各方面自是还有得练。训练室里,他一个一个程式练着,一个一个操作敲着,入夜,敲击键盘的声音终于停了,他关机,拿下耳麦,坐着手操正准备回家团圆时,就听到窗外骤雨,忽起。



他顿时懵了,雨是不成问题,但为啥这种午后雷阵雨会在夜晚骤然降临?他小小吐了一下槽,这种雨下不久,他也没打算叫出租车,横竖等一下再骑摩托车回家,不过十几分钟路程,叫出租车还得塞呢。



他瞥瞥外头,想着这雨几时能停,一边做着手操,一边走回宿舍,打点一个轻便的行李,回家过个夜。



他走到自己门外,却发现宿舍的灯仍然亮着,他微微讶异,推门走了进去,便看见他的室友,喻文州,还坐在桌前,看着厚厚的资料。



“欸??文州你不回家啊?前几年你不是都回去的吗?都晚上了还不回去?我记得你家不在广州的吧?你这是......”黄少天一开口便丢了一大堆问题,喻文州马上打断了他“我家湖北的,前几天封了不能回了,就留在蓝雨。少天出门记得戴口罩呀!”“欸?????你也是戴口罩呀!最近疫情扩散了,多洗手!”黄少天避重就轻,知道有家不能回,是多痛苦,也就不提那事了“嗯,少天也是。“喻文州心领,点头回道。



似乎就总有这种不言的默契,两人均是看事通透,却总在对方那处,更通透些。谁也不知道这样的感情该称为什么,说是友谊,却总在不经意的对眼之间怦然心动;说是爱情,却能心无惊澜的勾肩搭背。



黄少天收拾了几件衣服,手机耳机也都塞进背包,戴上口罩便要走了,就在这时,喻文州开口道“雨停了吗?”“还没,我先去门口等着,指不定一会儿停了我马上回去,这么晚了还没回,我妈非得打死我不可。”黄少天答着,“既然还没停,少天再陪我一下子吧,这么晚了整栋具乐部只剩门卫大爷,怪可怕的。”“哦好,文州你不怕我吵就行。”



“蛤……哦。”黃少天稍稍愣了一下,但還是應了下來,這等雨的時間反正是無聊定了,筆記本收在背包裡,這沒幾十分鐘的也懶得拿出來,要麼玩些手遊,要麼就是和喻文州尋事情做,這會兒喻文州開了口,他也就走到了他身旁,翻著那摞資料,看著電腦錄像。

 

 

時間就在一句句的討論與分析中流逝,兩個以判斷,分析及推理聞名的選手,自是將比賽剖析的無比透徹,但黃少天愈聊,愈覺四周的空氣愈發尷尬,每個眼神的相交,都如糖蜜般黏稠;每個不經意的相觸,都像鴻毛輕搔心尖一樣,令他心癢,卻又不由自主的羞澀。

 

 

驟然,窗外急雨忽停,耳邊的喧囂清淨了,喻文州一掃房內,黃少天隨手丟在床上的背包旁,因為通知亮起的手機“劍與詛咒”鎖屏,充滿兩人筆跡的資料,自己筆記本裡對於黃少天特別詳盡的分析,無一不散發著淡淡的曖昧。他聽著愈來愈小的雨聲,輕勾唇角,輕輕地吐出一句話語。



“我喜欢你,少天。”喻文州轻声道,又怎逃得过黄少天这机会主义者的耳朵,霎时间,脸直红到了耳根子,平日大咧咧的男孩子像个娇羞的大姑娘般,一拎背包,叫着“雨停了,文州,明年见!”便冲出了宿舍门。



俱乐部门口,只余檐下滴着水珠串儿,黄少天一催油门,驶入凉凉夜色之中。



是啊,这种若有若无的心悸,若即若离的关系,总在不经意之间让我沦陷,我身在此中,看不清它的真面目,这不就是那书上说的,喜欢。



-END-

繁体什么的先別在意,有空补个简体的

诗源@靈雅小秦生贺阿雅我做你绑字考虑一下(下去

血花也许,渣字体还望轻喷。

『春运高手』——全职高手多cp春节企划(终宣)

打卡!我拖后腿了(

春运高手企划:





-朋友,你知道春运吗?


-知道,那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动物大迁徙。(?




-朋友,你知道全职高手吗?


-知道,那是我一生的荣耀。(!




你见过雨中狼狈的唐昊吗?你听说过张佳乐的尴尬事迹吗?你幻想过古时风流倜傥的肖时钦吗?




在这里,你都可以找到——




子时(24日23:00)»


/昊皓/TSUKI @TSUKI 


丑时(25日01:00)»


/喻黄/君言芷 @君言芷(仇清煜) 


寅时(25日03:00)»


/双鬼/瓜瓜 @歌酒白头 


卯时(25日05:00)»


/周江/忧郁_ @忧郁_ 


辰时(25日07:00)»


/韩张/夜落 @Aurora_夜落 


巳时(25日09:00)»


/方王/梵田喻希 @梵田喻希 


午时(25日11:00)»


/于远/TSUKI @TSUKI 


未时(25日13:00)»


/华秀/青岚雪 @青岚雪 


申时(25日15:00)»


/蓝叶/轻落蝶 @轻落蝶 


酉时(25日17:00)»


/肖戴/文祈 @文祈-温情 


戌时(25日19:00)»


/林方/沐白 @沐白 


亥时(25日21:00)»


/双花/狼影风云 @狼影风云 




02:08»


文/柳诗沂(喻黄) @柳诗沂。 


07:06»


文/阿恋(方王) @王杰希生贺都接一阿恋 


09:28»


文/燕歌行(喻黄) @燕歌行 


13:14»


文/柳诗沂(双鬼) @柳诗沂。 




彩蛋»


文/薇雨清歌(双花) @薇雨清歌 


画/喵_咕咕咕(周江) @喵_咕咕咕 


字/君不见(双鬼) @King-Yiser-Ἀτλαντὶς νῆσος 


字/濯良寒君(方王、韩张) @濯良寒君 


字/文祈(双花、喻黄) @文祈-温情 




STAFF»


主策、主催/狼影风云 @狼影风云


宣图、协力/忧郁_  @忧郁_ 




专属tag»


春运高手




今年过年,春运高手陪你。


咱们庚子年正月初一见。